当前位置:cntry.com社会顶流男网红被曝性骚扰男童 还命令女员工帮其刮毛
顶流男网红被曝性骚扰男童 还命令女员工帮其刮毛
2022-09-06

久未起风云的欧美美妆圈,这几天出了条新闻,当事人是在油管、推、ins平台上粉丝量超6000万的顶流美妆网红博主James Charles(以下简称JC)。

是的,就是那个在2019年被他的“教母”,美妆博主Tati Westbrook,和大名鼎鼎的Jeffree Star

当年的撕x最终以2020年6月JC和Tati和解、J姐被指搬弄是非因此出来澄清告终。

这之后,去年下半年JC没有什么大新闻,依然是视频点击屡破千万,和各种A list明星和网红合作的美妆博主。

然而,从今年2月到上周,这位1999年出生,本月23日才正式满22岁的顶流博主,又“惹”上了大事儿。

上周,JC的前制片人和创意总监Kelly Rocklein,在《INSIDER》的采访中透露,两年来一直在和JC打官司,官司的内容涉及到违法终止合约、歧视残障员工、未提供合理住宿、未支付最低加班工资等等。

除了官司内容,Kelly还向媒体控诉了JC多次使用“Nigga黑人”歧视用语,要求不合理的加班时长,甚至命令她帮自己剃毛等等不可思议行为。

Kelly说,2018年时,为正在飞速上升期的JC工作了六个月,当时的年薪给的72000美元,也就是每月6000美元,主要负责剪辑视频。

月薪6000美元,看上去挺高的,但放在大洛杉矶地区来说,安全一点区的单身公寓,至少也要2200美元以上,还不包括日常的油费生活费。

而除了视频剪辑,实际上Kelly每天都在超时工作,一周七天,每天12小时,不仅要剪辑,负责内容创意策划,还要为JC的生活琐事跑腿,一份工资干几份工作。

“Coachella音乐节前,JC因为要穿一件比较漏的衣服,把我叫过去帮他‘剃毛’,当时我真的特别不舒服。”

除了越界行为,Kelly还表示,为对方工作期间,自己因为一次脑撞伤住院,导致“头疼、短暂性失去知觉、思维模糊和健忘症”,医生开出了因为脑震荡建议休息一周的病假条。

然而,JC在她住院期间“冷酷无情地callously”指责她无法胜任工作,并在她回到工作岗位时直接解雇了她。

Kelly说:“此前我从来没有过关于我工作表现不好的评价,但因为生病直接把我开了,还不支付超时工作时长里的1.5倍工资。”

2018年被解雇后,Kelly将JC告上法庭,官司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那么,为啥她现在才公开这样的情况呢?5月10日,《INSIDER》的采访文章出来后,JC在自己的推特发表长达7分钟的澄清视频,否认了所有指控:

“这种试图造舆论的指控真让我很恶心,太太太假了。有些事我从来没有说过、提过,因为保护尊重她的隐私,而且这是场正在进行的诉讼,但现在她出来说,真是太会挑时机了,我感觉自己被敲诈了。”

为什么JC会说对方“太会挑时机”?那还必须提到今年2月底,JC被曝光声讨的另一件大事:聊骚未成年网友,发送自己的露骨照片。

2月26日,一位名叫Isaiyah13的16岁男孩,在tiktok放出了和JC的对话。

截图里,互加阅后即焚的聊天软件后,JC在得知对方只有16岁未成年的情况下,要求男孩发送洗澡秀肌肉和毛发的照片,也发送了自己的限制级自拍。

16岁男孩上传的几段聊天视频截图曝光后,JC色诱未成年人的消息令许多网友不齿。

但他很快在推上发布长篇澄清,表示自己不是groomer诱奸儿童的人,并说对方一开始说自己18岁,所以他才和对方调情,之后知道真实年龄后就立刻停止了。

“因为这样的情况,比起随便听别人说的话,以后我都会看每一个和我互动的男性的身份证或者护照。”

尽管澄清了,但这也侧面印证了他的确聊骚未成年人,发送不雅照的事实。

而且这篇澄清很快被16岁男孩否认,他再次放出聊天截图视频,指认JC撒谎,明明知道自己未成年,而且自己社交页面一直写的16岁,从未更改过。

16岁男孩曝光聊天截图后,又有另外几位未成年网友在推特和tiktok上公开了自己与JC的聊天内容,无一都是JC和对方调情,叫“Daddy爹地”,要求发露骨照片,试图视频聊天等等。

到了3月底,另一位15岁的男孩,在自己的即时故事里曝光了JC调戏的聊天截图。JC看到后大骂对方瞒报年龄后拉黑,但孩子发自拍说,自己和他聊天前从来没有撒过谎,曝光对方后反被倒打一耙。

这一系列性聊骚未成年人的消息曝光后,事情逐渐发酵。一方面,JC得到一些粉丝的力挺,认为他是被人蹭热度陷害,另一方面,更多的网友开始站曝光他的未成年人,并指责JC的糟糕行为。

4月,油管暂停了JC频道的盈利资格,发言人表示:“如果我们看到创作者在平台和非本平台上伤害他人的行为,我们会为了保护社区有所行动。”

与JC合作多年的美妆公司Morphe,宣布因为最近的指控,已经与他终止合作。

与此同时,JC在自己频道发布名为《Holding myself accountable追究我自己的责任》的视频,承认自己做错,以后会更小心,将会暂退社交媒体反省。

但JC承认性聊骚16岁男孩的同时,否认了其他一系列的指控,认为是造谣,自己将诉诸法律。

视频评论区,一些网友不买账,并表示要再次审视过去两年JC陷入的舆论争议,比如被之前的教母Tati指控骚扰掰弯直男,以及J姐2019年上传的JC聊骚自己的前男友等等。

过去两年,JC聊骚直男、未成年人的小道消息挺多,但几乎每次都被他否认逃过。因为粉丝量大,舆论总呈现出一种“他红所以大家都来蹭热度搞事情陷害”的印象。

接着就到了上周曝光的和前制片人的官司。最前面提到,5月10日,JC在反省期间放出7分钟的澄清视频,否认虐待前员工Kelly的说法,并表示被对方敲诈。

作为回应,Kelly的律师团队表示,她只是要求赔偿超时工作的工资、利息,却被JC打上“要价成千上万的数额”的标签。如今曝光,诉讼走到底,正是因为他不愿意支付导致。

性骚扰未成年人,歧视解雇生病的员工,甚至要求对方给自己刮毛,三个月内一轮又一轮的负面消息袭来,虽然没有被未成年人告上法庭,但被前雇员公开诉讼的细节,让本就是非多的JC成了不少网友声讨抵制的对象。

用网友们调侃JC标志性的问候语总结: